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道酬勤

唐一小五年级六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小学名师小青:叶开的吆喝能叫醒多少人?  

2014-05-15 13:16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虎转载:小青是小学语文名师,我没有见过她。她这篇文章,是自己买了《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》之后写的。文中一开头就说不喜欢我(但没说讨厌我),所以我硬着头皮看下去,看到后来越来越感动。小学语文老师能如此包容“异类”,对我是很大的鼓励。

小学名师小青:叶开的吆喝能叫醒多少人? - 老虎不吃饭 - 葉開的文學回收站

 

我不怎么喜欢叶开。

第一次和他面对面接触,是2011年10月中旬扬州的亲近母语论坛。根据论坛介绍,他报告的专题是对比分析当代小学语文教材的得与失。事实上,当天讲座,叶开没什么准备,“干货”太少,谈的是在德国的经历,还有“我的朋友某某某”,大有显摆、吹嘘之嫌。不过,后来对话环节,有女教师很凌厉地与他“较量”,说他是“极品家长”。他抱着胳膊,一脸尴尬,并没有做出太伤风度的事情。

今年3月,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叶开选编的《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》(综合分册、小说分册)。说实在的,我对书名没有好感,对于一切喧嚣,我都心存怀疑;但是理智告诉我,要弄来翻一翻。怎么叫卖是他的事情,怎么翻读是我的事情。

3月中旬到货后,陆陆续续读一些,至清明放假结束,读完了两本分册的所有文章。我必须承认,这两册书的可读性是强的,读完它,几乎不需要意志努力。“我认为,中小学生阅读的文学作品中,中国当代优秀作家应占有一个重要位置。这个时期的语言更为成熟、更加贴近生活,这些作品所表现的文学世界,更容易跟读者产生共鸣。”叶开在自序里说的不无道理,起码,他用选编的作品吸引了我。

作为《收获》杂志的副编审,一个研究现代文学的博士,叶开的优势在于他能接触到大量的新鲜的优秀的作品。

他重视幻想作品的选编,专门选了“幻想”“科幻”两个单元的文章,其实另一单元“文学变形记”中的作品,也可以算作幻想作品。其中卡尔维诺的《月亮的距离》、刘慈云的《诗云》等,其丰富的想象力,既使人惊叹,又叫人回味。“写幻想的世界名著,你必须构建一个完全自洽的想象世界。”(果壳网《最高级的想象力是不自由的》)我以为,这些幻想作品基本达到了这个水准。叶开说,“在教育先进的国家,小学阶段的阅读都以幻想文学作品为主”,因为在这些作品中“想象力永远是第一位的要素”。我不知道叶开作出这样的判断是否有具体的凭据,我对国外教育的了解一直只是道听途说,但确信想象力与科技的繁荣、甚至国力的盛衰也是密不可分的。有一次,我跟一位朋友跟玩笑说,中国再过两百年也赶不上美国,你看,美国人拍出来的大片是朝向未来的《阿凡达》;中国呢,总喜欢在清宫戏里折腾“臣妾做不到”。

其次,叶开对小说的选编特别用力。他把小说单独列出一个分册,且选入小说的类型、特点也各式各样。莫言的小说,选了《三十年前的一次长跑比赛》;现当代的小说名篇阿城的《棋王》、汪曾祺的《异秉》、苏童的《乘滑轮车远去》、余华的《黄昏里的男孩》都有选;阿来的《阿古顿巴》,有异域风情,有点像沈从文先生的《龙朱》;紧贴时代脉搏的须一瓜的《风雨总在彩虹后——五年级七班黄博浩同学文档选》,无论文体还是结构都是独具匠心的。

而有一些作者,我以为不管选入什么样的作品,不管学生(据说是面向中学生的,当然小学高段也可以读)能读到一个什么程度,就算是知道作家的名字也是好的。我为这套读本中出现这样的作者而高兴,他们是:王小波、周作人、齐邦媛、胡适、李娟、龙应台。这里我特别要提一下的是写《风柜来的人》的朱天文。前不久,我刚读到朱天文主编的《意有未尽——胡兰成书信集》(台湾:新经典图文传播有限公司),读朱天文的序《愿未央》就有过这样的感叹:阅读这样的文字,总觉得我们的语言多么粗鄙。当然,这些作家的优秀,远远不止在语言层面;更重要的是,他们通过自己的作品所传达的信息和价值判断,可以让我们眼睛、心智更加明亮敏锐。

这套读本独显功力之处应该是叶开的导读。叶的导读,切入的角度是文学。在道格拉斯·亚当斯的《宇宙尽头的餐馆》里,他提出,错位对话(“鸡同鸭讲”),让对话产生了丰富的趣味和幽默,并推动了小说情节在急变中发展;很多作家写对话,无滋无味,主要问题是对话双方缺乏身份、脾气、性格的错位。在叶弥的《天鹅绒》里,他谈到了“戏剧化”场景的处理:矛盾冲突一开始就亮出来,小说充分吸收来自双方的反向力量,然后到最后总爆发。在《异秉》中,他提醒读者注意汪曾祺先生的语言,并称这种“闲话体”小说、诗化小说,并非市井闲话,而是经过作家精心提纯,在似乎“拉家常”的节奏中,隐含着脉脉深意。在余华的《黄昏里的男孩》中,“我也是为他好”“我是小偷”,叶开引导读者注意余华通过重复而强调的叙事,表露私刑正义者的邪恶之处:施暴者总打着高尚的旗号。

每篇导读,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。有的学术性强一些,比如在“科幻”这一编里的导入,用了七千多字讲述了中国科幻小说简史。不过,总体上,叶的导读并不是那么一本正经的学院式的宣讲,而是极具个性化的漫谈。我比较喜欢导读中的那种漫不经心的“溢出”,比如,讲林格伦《绿林女儿》,他就从瑞典的冬天谈起,谈到瑞典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,甚至谈到瑞典的“宜家公司”。正像莫言的《三十年前的一次跑步比赛》所用的技法一样,旁逸斜出实在是一种风姿。此外,在叶的导读系统里,有些思考题也特别有意思:

以童话的方式,写一只鸟来到了城市旅游,写一篇《人的天堂》。(巴金《鸟的天堂》

写一群动物变成人在学校里上课怎么样?它们虽然外貌是人形,但是性格却保留了动物的特征。(宫泽贤治《猫儿事务所》)

不过,我不大喜欢穿插在文本段落中的评注。我以为,读一篇小说,读一个故事,读者最希望做的事是一口气往下读,而不是要注意些什么,思考些什么。把一个文本放到读者面前,就应当先让读者与文本亲密接触,“自由恋爱”。试想:两个人谈恋爱,媒婆坐在一边,不断跟你说,她的眼睛多水灵啊,她的皮肤很白啊,是不是一件扫兴的事?

合上书册,想一个问题:叶开为什么要编选这样的读本?自然可能有一些很崇高的理由;但我觉得其中很大的一个冲动可能是他是一个父亲,他希望女儿读到好的东西,然后是“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。在他的导读里,不止一次出现了他的女儿,并且说有些篇章是女儿选定的。在《吹小号的天鹅》里,叶开坦言,女儿说他有点像路易斯的爸爸,他也承认自己有些唠叨,有些事无巨细,有些爱吹牛,说自己年轻时候怎么怎么的。读到这里,我忽然有些感动。回想起亲近母语的讲座,我忽然达成了某种宽谅。

至于这两册书的书名,是“一个人的教材”还是“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”,我也不再纠结。即便没有严格的学术背景,不能达到“最好的语文书”的水准,但叶开先生毕竟在努力。这样的“极品家长”,我是欢迎的。“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”,就当是他亮了嗓门的一声吆喝吧。在应试教育的“重灾区”,多数家长、多数老师是沉睡着的,需要这样的吆喝;而且我也担心他们根本听不到这声吆喝;更要命的是,有的人听到了也继续装睡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